我的梦想是财务自由,整天玩

0

前几天,第一次收到谷歌广告联盟(Google AdSense)的结算款,谷歌广告联盟是为网站、app流量主提供广告投放服务的,广告商通过谷歌广告联盟进行广告投放,谷歌联盟所得广告费与流量主进行分成。

广告联盟的结算门槛是100美元,我这100美元好像用了两年才攒够。之前一直没做谷歌联盟,去年百度联盟被封号以后才转到谷歌联盟的。毕竟用谷歌联盟不方便,谷歌的很多域名在国内访问不了,会有莫名其妙的问题出现。

我这网站流量小,每天的联盟佣金只有几美分。谷歌联盟在对中国大陆的个人合作者是支持西联汇款的方式收款。以前没有用过西联汇款,在网上看需要各种操作,感觉很不方便。在后台满佣金够10美元以后,填了汇款方式,就没再想接下来怎么收款的问题。

这几天登陆后台,显示谷歌已经给自动结账,还通过西联汇款把款打出。想想也挺激动,毕竟是第一次收到美元广告费,有纪念意义,这些钱可能需要裱起来。当年自己想进入互联网发展,想做站长,就是受谷歌联盟这种模式启发,觉得自己创办一个网站,只要流量足够大,就可以通过网站的广告联盟收入养活自己。

可是进入站长圈以后,一直没有获得好的发展,倒是自己学了很多关于网站开发建设的技术,靠这些在互联网行业找到了工作。原本自己计划的是做一个自由职业者,然后通过网站这种被动收入模式获得财务自由。结果这么多年过去了,财务自由没获得,离着网站和自由职业好像越走越远了。

如果这100美元能提前几年到来,不知道生活是不是会变得不一样。

既然收到了汇款,那就要提出来,根据谷歌的指引,找到了西联汇款收款的方式,看着介绍比较简单,只需要带着自己的身份证件,然后到支持西联汇款的银行网点收款就行。

西联汇款的收款,最重要的就是两个信息,收款人身份证明,西联汇款监控码。西联汇款监控码由汇款人提供给你,这就类似汇款取款密码。

从西联汇款官网找到附近支持收汇业务的的光大银行网点。去之前提前打电话问了一下,没有光大的银行卡能不能收西联汇款?接电话的经理也不太清楚如何收款,问了柜台说是能行。

中午去了光大银行,把谷歌广告联盟的汇款信息打印了一份带着,问柜台如何收西联汇款,说是现在需要办张卡才行,没法直接收款了。那就办一张吧。大堂经理带着我,拿着身份证,直接在自助服务终端填信息,填资料,自助服务就能办卡,全程不需要工作人员参与,而且还能自己选择卡号。

办卡最后一步,大堂经理现场当面审核一下就出卡。现在自助机器已经变得什么业务都能办了的样子。大堂经理倒是服务很到位,虽然有自助机器,还是一步一步帮我操作,只有设置密码和手机号时候让我自己输入。

不知道是因为服务态度好,还是因为接触了太多不会用自助服务的客户的原因。我感觉这样完全没有发挥出自助服务的效率,还是一个经理服务一个客户,只是不在柜台办理而已。或许我的形象让经理觉得我是个小白,不会用这种自助的机器,与其在一旁教我怎么使用,还不如直接帮我把业务办好来的痛快。

有时候我们设计的产品也是这种想当然,觉得自己设计了一个自助功能,顾客自己就能使用,可以帮助减少现场服务人员数量,提升通行效率,但真正给到服务终端的时候,结果还是会一台自助机器配一个工作人员盯着。

比如我前段时间写的超市的自助结账机,现在我去家家悦,那自助结账机关的时候多,开的时候少。遇到开着时候,也还是需要派个人在哪守着,不光教人怎么用,还要看着点防止有人不结账或者少结账。

我觉得属于过度服务,这种过度的服务会让客户产生依赖,即便有自助机器也会找个人帮着操作。

办完卡光大的银行卡,自己就可以在网银上接收西联汇款,银行把我姓的拼音识别成了 JIE,姓名对不起来,不能接收西联汇款,要去柜台修改一下银行卡上的客户拼音信息才行。

到了柜台,柜员理解成西联汇款给我打错姓名了,一个劲的让我联系一下西联汇款的客服让改一下信息。我再三强调,是银行卡把我的姓名拼音搞错了,麻烦你给我改一下银行卡的对应信息。

柜员姑娘还是很坚持,说你有西联汇款的客服电话吗?

我说,我没有,这个不用联系西联汇款,我只需要确认一下银行卡的信息是不是能修改?如果不能修改,在下次汇款的时候,我就修改一下汇款信息。

柜员姑娘觉得我可能属于那种比较固执的客户,说我给西联汇款的客服打个电话问问吧,拿出银行专用的电话,亲自给西联汇款打了一个电话。确认完跟我说,西联汇款的信息没法客服修改,只能让汇款人申请修改。

我再一次从头跟她解释,我是需要你确认一下银行系统里面的名字拼音,能不能修改成正确的。西联汇款没有弄错姓名,是银行系统自己识别的姓名拼音有错误。

银行柜台里的经理也过去看看什么情况,好像遇到一个不讲不通的难缠顾客了。我又强调了一遍,柜员又确认了一遍,算是明白我的意思了。

她说,哦,你是要修改银行卡信息中的姓名拼音信息。我给你看看能不能改。好了,可以了,签个字吧。

我,谢谢。

刚办完卡的时候,大堂经理把我带到吧台前,然后让我下个手机银行,她帮我把汇款收一下。我在下app,她在等我网页版的网银,帮我收汇款。

要登陆网银,直接找我要开户时银行自动设置的网银登陆密码。还帮我直接设置了一个新的网银密码。我对密码很敏感,特意看了下她的工牌,姓刘,单名一个鹤。刘鹤帮我捣鼓了一通也没收款成功,说是等我下完app才能操作,结果页面超时了。

等我下完app又不能收款,去柜台改完信息,又回到大堂的电脑收完汇款。自己去韩国城吃点饭,发个朋友圈记录一下。

刘鹤这个姑娘服务很到位,人也漂亮。通过她的服务让我看到以前的自己,有些事情需要客户自己干的,但觉得教一遍太啰嗦,有些事情索性就帮着干了。可是这样让客户形成了依赖,本来能自己做的事情,也会找你帮着给干。

这样服务的满意度倒是高了,但会把自己累的不轻,什么事情都脱不了身,关键是这样工作久了,就会对自己产生催眠。觉得好像这个岗位离了自己不行,自己是整个业务的顶梁柱。自己存在感会越来越强,觉得如果这些笨蛋没了自己该怎么办啊!

自助机器追求目标是对服务人员的依赖越低越好,最好实现,没有服务人员介入就能自动运转。

下午,媳妇跟我说,准备开始在微信上卖花了。她最近一直在买花我知道,但为什么突然决定卖花?

说是在淘宝上买花买的多了,就想做个代理,交了128进了代理群,自己平时买花也能有个代理价,还能通过卖花赚点零花钱。

我内心里是不支持的,不是说这个微信搞团购卖花有什么问题,而是我觉得在微信上卖花太浪费她的时间了。我觉得她应该是多走学术路线,多做做学术研究,咱要考虑一下,以后咱们会是教授级别的,现在的任务是多写写论文。

现在很多社群都在做鲜花市场,从花店到微商团队,光我知道的全国操盘的就有两个,我自己加了三个鲜花团购群,一个是本地花店老板做的。一个是完全鲜花团购社群,每周一团,鲜花代理点自取。一个是借着微商团队直接做本地团花社群。跟他们最上面的操盘手也都是微信好友,知道鲜花社群这个模式怎么玩的。

除了本身就是花店的,做群是为了做客户维护和复购。另外两个做鲜花目的不是靠鲜花赚钱,更多的是想通过鲜花圈一批有一定消费能力的客户群,需要靠后面推出的其他高毛利产品赚钱,做花就是养鱼池。

我觉得加盟一个区域,或者自己做个代理其实就是被当作一个棋子,在前面帮着别人冲锋,最终也赚不到大钱,甚至自己付出的时间成本根本不划算。

靠自己建群卖花,一束花最多加个三到十块钱。况且我们自己的圈子大部分都是固定的,如果没有大的客流量持续输入,开始因为关系支持,买个一束两束的,时间一长大家就没有购买的动力了。

但还是要支持媳妇自己干点事情,慢慢的热情过去,一算账,不赚钱的话自己就不干了。我倒是挺佩服媳妇的执行力,以前我研究淘客的时候,跟她讲了淘客模式,她立刻就去实践了做群,不过没有大量的流量加持,完全靠个人的现实关系链去推这些模式赚不到什么钱,倒是给我提供了很好的观察样本。

这次媳妇做鲜花就是在原来的淘客群上继续启动的,挨着找朋友帮忙转发朋友圈,一天加了100多个人进去。这可能就是一度人脉的极限了,需要再一次通过二度人脉放大,才能再次带来群人数增加。

这就跟我做谷歌联盟一样,如果不是用项目的思维去做,只是靠情怀,只能当作副业做着玩,没法做大。

要想做大,那只能是自己操盘,做加盟,毕竟自己能服务的客户就是有限的,但是加盟做起来,等于复制了千千万万个自己。如果能给代理配上足够的强大的自动化微商程序,不但能把加盟商的业务扩展放大,还可以赚一笔工具服务费。

我最后也在研究微商、直销他们使用的工具,觉得很 low,但好像这些工具在这些领域还都有很不错收入,淘金的不一定能赚到钱,卖工具和水的反而被养起来了。

你要问我怎么做大、做强?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要是知道的话,我自己早去做。那我也早应该实现财务自由,整天玩了。也不会在这里瞎指挥了,做白日梦了。

另外,关于文章别当真,我说的不一定都是真的,有虚构成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