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个鬼故事,鬼压身

0

晚上,深夜。媳妇跟我说,睡不着。这两天都睡不安稳。

媳妇说,昨晚还遇到一件很奇怪的事情,要睡觉的时候突然全身无法动弹,连声音都发不出来。想叫我,但到嘴里的声音只是啊啊啊,还发不出声。怎么也没办法叫醒你。后来你翻了一下身,我感觉到了,这才又恢复了活动能力。晚上睡觉的时候又做梦,梦到了已经去世的爷爷奶奶。

媳妇说的很吓人,我调侃这可能是鬼压身,我听人家说鬼压身就是这样的,人明明有意识却动弹不了。

我觉得应该是在入睡前,意识还没休眠的时候做的梦,就是清醒着做梦感觉。人在半睡半醒间最容易做这种清醒的梦,甚至产生对外界环境没有任何感知的状态。医学上把这种叫梦魇,可以百度一下,大部分是有相同特征的。

我记得初中的时候,宿舍有个体育生,晚上刚开始睡觉就打呼噜,结果自己还是清醒的,可是他听不见自己打呼噜。有同学因为他打呼噜太吵,把他戳醒。结果被体育生起来揍了一顿。理由是,我根本还醒着,打的什么呼噜?

媳妇遇到这种奇怪的梦和感受的时候,就考虑,是不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在家里?因为她睡不安稳,做梦的时间跟我开始跑步时间吻合,考虑是不是因为我跑步路过什么偏僻的地方,带回来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我想了想,说我去庄科的时候路过公墓。

这么一说,媳妇也认为好像是从我庄科村回来后就开始做一些奇怪的梦。去庄科村那天晚上,媳妇做了个跟儿子在老家的梦,也是梦到她已经去世的爷爷奶奶。

梦到的是把儿子带回了已经拆迁的老村子里,(因为拆迁开始搬到新房子之前的过渡期,在村外的坡地里新盖的临时房子里住过一段时间)。梦里把孩子放到村外坡地里的房子里睡觉,让媳妇的爷爷奶奶给看着,媳妇就回了拆迁前村里的老家。结果没多会,媳妇的爷爷奶奶也回了村里的老家。

媳妇问爷爷奶奶,小孩呢?

爷爷奶奶说,还在坡里睡觉呢!把他自己放了坡里的家里了。

媳妇一听急了,心想孩子自己睡醒的话一定会找妈妈,估计已经在那里哇哇的哭了呢。媳妇梦里就抓紧往坡里跑。

然后就被梦吓醒了。

媳妇说,你以后还是少去公墓这些地方,跑步的时间要不也调整一下,改成中午跑步回家,冲个澡换身衣服再回去上班。晚上跑步,容易带些不好的东西回来。

说着说着,媳妇又说起其他故事来,说她对这些鬼神的感觉比较敏感,说有一次,在家里关了一下窗户,只觉得忽的一阵风吹过来,她就觉得有什么东西进到屋里了,然后的结果就是晚上孩子半夜哇哇的大哭不已。媳妇跟我讲着这个故事,在描述一阵风吹进来的时候,特意模仿了一下风吹的感觉,把风吹到我的脸上。我也觉得毛骨悚然,浑身不得劲,效果如同5d动感电影看鬼片。

媳妇说完,我跟媳妇说,我有点害怕。我确实有点害怕,害怕有什么鬼神跟着自己,但很疑惑为什么鬼神跟着我回来了不找我,找媳妇呢,这说不通啊。媳妇的意思是自己最近八字不够硬。

一旦被带进了鬼怪的故事场以后,我开始对媳妇说的观点半信半疑。甚至进入到了这种思维模式。

面对这么一股看不见摸不着的恐惧,越想越怕,怕的我连厕所都不敢去了,憋的慌。

我问媳妇,上一次被你吓到是什么时候来着?

媳妇说,上一次我被车撞了,那次是,我晚上做梦,被人追杀,并被在身上涂上了死亡标记。然后第二天就被车撞了。

上次那个梦更吓人。当时媳妇隔了几天跟我说,我就代入到媳妇的讲的思路里去了。面对的恐惧比这次更甚,上次我听完,一晚上辗转反侧的睡不着,觉得太吓人了。一连好多天都没走出那个故事的阴影。好几天晚上睡觉也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我附近。

一般发生这种蹊跷事,媳妇就会让丈母娘给从老家村里找个人给看看,结果就是,有个什么人在跟着,给烧烧纸,念叨一下,送一下就行了。仪式做完也就心安了。

我对这种东西听完以后,进到那种怀疑周围有鬼的时候吓的要命,但走出那个思维场的模式就又觉得自己比较愚昧。我就会想想最近也没做什么亏心事啊。对于这种事情的态度,我就属于墙头草的类型,你说有,我也信,说没有,我也信,关键看我如何给自己设置心理模式。

我从小就比较怕走夜路,从小被灌输的思想是白天怕的是拐卖儿童的,晚上怕鬼怪抓我走。小的时候,我是万万不敢自己走夜路的,走夜路一定要有人看着我才行。如果自己走夜路,总觉得背后有人跟着我,随时会趁我不备偷袭我。走一段就要猛回头,觉得有人跟着我,回头看看后面没有人,越走越紧张,最后就只能快点跑回家。即便现在让我自己走夜路,我也还有这种感觉,不光怕鬼怪,还怕被人抢劫。

万一被抢了,理智告诉我,抓紧把钱给抢劫的就完事了。但正义又告诉我,要跟歹徒勇敢的搏斗,自己辛苦赚的钱为什么要给他呢,即便给也要能少给就少给。《寻路中国》里就有一段说的技工罗师傅的媳妇,带着几个月大的孩子回老家,有一次在汽车站被骗,做了黑车,在路上遭遇抢劫。即便抢劫的一再威胁,如果还有钱财没拿出来就杀掉她们母女俩。罗师傅的媳妇还是没有把藏在包孩子的小被子里的数码相机拿出来,这在当时是她身上最值钱的东西了。

我也是这样的心理,万一路上被抢劫了,怎么能在保命的情况下保全最贵重的东西呢?这让我很担心,也不知道有什么方法能最大限度保证安全又减少损失的。

我小时候害怕那些鬼怪,那后来又怎么变得不再害怕的呢?

因为有一天,我突然有了新的想法,在恐惧压力巨大的情况下,可能激发了我另一种极端思维。我突然觉得自己或许是观音菩萨在凡间的肉胎,但自己其实也有点不信,最不济也是能在凡间受到观音菩萨随时保佑的和照看得人。因为我抬头看云的时候,经常会看见形似观音菩萨的样子在对我微笑。

我就这样完成了对自己意识的催眠,在夜里、对鬼神感到恐惧的时候,产生了自己有神仙护体的认知。

从此以后我就不怎么害怕鬼怪这种想法了。后来又开始不再相信这些鬼怪的说法,毕竟鬼怪的故事不能证明是假的,也没人能证明是真的。后来越来越了解人的心理,也就更多的认识到算命、通灵至少大部分都是靠心理学的原理来运作的。毕竟现在电脑都能按照人的外在特点进行算命了。

不过媳妇每次给我讲这种事情,我都会不自觉的被带入到鬼怪的思维模式去,再加上一些适当体验效果,比如一整风,在漆黑的夜晚。

我觉得媳妇讲的故事效果强大,毕竟这故事是她自己亲身经历,自己也是相信的。我觉得,对我说一说这些事情,正好可以起到缓解心理压力的作用。

故事讲完。

媳妇说,睡吧,有点困,想睡觉了。

我睡不着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