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你一路顺风

今天去了一趟医院,看了下口腔科。因为吃甘蔗,感觉有个甘蔗渣卡在了喉咙里,觉得不舒服,自己又找不到卡在了哪个地方。

自己等了一天也没有弄出来,决定去医院让医生给弄出来,他们设备比较专业。

先去的社区医院,医生看了看,看不到,社区的口腔科也没有上班的,出小区时小区正在封路。社区医院只安排了一个值班医生,进入要测量体温,登记住址、联系电话、姓名才能进去看医生。

社区医院的医生建议去个大一点的医院,口腔科有上班的地方看看。我去了对面的健康中心,口腔科也一样不上班,只有一个值班的。

又去了附近的警官总医院,进了医院,只有很少的人在大厅排队抓药、挂号,挂了口腔科的号,挂号以后前台导医让去看看口腔科有没有值班的医生。

到了三楼口腔科,只有一个值班医生在坐诊。

排队的过程中听医生讲,现在整个医院都非常警备,对新冠状病毒引起的肺炎疫情非常重视,医生也是高度紧张。尤其是口腔科医生,属于近距离接触患者呼吸道的科室。

过年了,大家都是大鱼大肉的吃,吃鱼就会有被鱼刺卡住拿不出来的,口腔科又是对着嘴拔来拔去。医生自己非常紧张,说是很多因为被鱼刺卡了好多天自己拔不出来,才来医院看医生,有些都开始有炎症,甚至是发低烧了。

这个时间节点,但凡遇到发热的,普通人害怕 ,医生一样很害怕,一般不是紧急的情况,医生都让自己先观察一周,等疫情警报解除以后再来检查和处理。

不光是医生个人害怕,重要的一点是医生害怕因为有携带病毒又不知情的情况下引起交叉感染,口腔科的很多设备都是公用的,比如医生用的遮眼罩,医生使用的口腔内窥镜手电筒都是一直使用的,简单的加热消毒,但也不能保证消毒彻底。

在我前面排队的有个姑娘,因为鱼刺卡着了,已经开始有些炎症和发低烧的症状了。

女孩妈妈说初二吃鱼就卡着了,今天初七,已经五天了。也是先去社区医院看了,医生找不到鱼刺卡在哪里了。让到大一点的医院看看,值班医生在嘴里找了一会,没有找到鱼刺在哪。

医生用镜子怎么观察?

就是把镜子放到嘴里,仔细看看哪个位置有鱼刺,先找到位置,然后再尝试用镊子拔出来。医生给把女孩舌头拽出来,然后让不停的喊一一一一一一。

把舌头拽出来了,还不好喊,我俩都喊成了啊啊啊啊啊。。

医生说,需要练习几遍才能喊的比较好。

因为没有找到鱼刺卡在哪,医生跟家长说,要是自我感觉不严重,那就先等几天,看看反应,再考虑,是不是需要继续下一个内窥镜看看食道的位置,就是用带摄像头的软管顺到食道上看看是不是卡在比较深的地方。

家长问医生有没有什么建议。

医生就给我们科普了一下因为鱼刺卡喉咙的几种情况。如果自我感觉被鱼刺卡着了一般分两种情况,一种是真被鱼刺卡住了,另外一种是被鱼刺在经过的的时候划伤了食道壁或者扎伤了。

如果是被扎伤了的话,那就可能创伤处出现发炎,患者就觉得被鱼刺卡住了的感觉,但自己或医生怎么也找不到鱼刺的,但医生一般会通过技术手段发现创伤处,使用消炎药治疗就好。

如果鱼刺真的卡在喉咙里了,那就要注意了,有些情况下,我们会通过咀嚼食物,或者活动嘴巴喉咙里的肌肉,有可能把鱼刺带下去。但也分情况,有些鱼刺卡住的位置特别,就像是我们往墙上钉钉子,你通过活动嘴巴反而会把钉子越钉越往里。

所以不是所有的鱼刺卡住都能通过自我活动和吃粗一点的食物来带下去的,我们那吃鱼被鱼刺卡住了,都是说吃点煎饼就下去了,煎饼就是比较表面粗糙的。

而医生科普说,通过吃一种粗一点的食物能把卡在喉咙里的鱼刺带下去也是要区分情况的。那种不是真的鱼刺卡住喉咙,而是因为鱼刺划伤或扎伤导致的鱼刺卡喉咙的感觉,是不能再吃粗一点的食物的。再吃粗一点的食物,反而会引起受伤处二次划伤。

就是鱼刺卡喉咙了,医生也是不建议通过吞咽粗的食物带下去,而是建议可以考虑吃一点软馒头,把馒头嚼的很细,类似形成一个很软的面团,把馒头嚼烂,粘一点那种,在吞咽的时候反而有可能把鱼刺粘下去。

女孩妈妈说的开始的时候让她含醋在嘴里。听说通过醋把卡在喉咙里鱼刺软化带下去。

医生说,含醋软化卡在喉咙里的鱼刺根本没有用,最简单的一个实验就可以证明没有用,你可以回家试试把一根鱼刺放了醋里泡着,看看鱼刺放醋里放多久能软化鱼刺。

女孩的妈妈还担心一个事,那就是如果等着过了一周后,再来考虑看这个鱼刺,会不会鱼刺卡在喉咙里面时间太长了,喉咙会发炎。

医生建议是根据自己的感觉判断,如果吃点消炎药和含片能缓解,不影响吃饭喝水的吞咽,那就问题不大。毕竟有些卡在喉咙里鱼刺一个月以后才找医生来拔鱼刺的。但因为女孩嘴里的鱼刺在用镜子的时候看不到,没法确定鱼刺所卡的位置,以及严重程度,建议观察几天还没缓解,就尽快用软管内窥镜进行深入检查,确定鱼刺被卡的位置,再确认鱼刺要不要尽快取出。

最后,女孩妈妈让医生给个她们知道有用的偏方。

医生给了一个据说是多年老师傅给的偏方,可以尝试回家吃橘子皮试试,她说自己曾经被鱼刺卡过,科室的老大夫跟她说过这个方式,她吃完橘子皮就又忙病号了,忙完以后鱼刺也不见了,具体是不是橘子皮的效果也不好说。可以回家给孩子试试,吃橘子皮的时候也要记得嚼的仔细一点,而且吃点橘子皮对身体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等轮到我看了,医生又跟我分享了几个吃甘蔗嘴被扎的满嘴是伤的故事。但同样的,我的甘蔗渣也没有找打到,只找到舌头后面好像起了几个白点。

我嘴里被扎的位置,自我感觉正好位于舌头后侧,就是一碰就会吐的那个地方。我自己尝试着碰了几次,都难过的吐出来。

当医生把镊子和镜子放到我的嘴里时,我紧张的不行,生怕医生碰到呕吐的位置,控制不住再吐人家医生一脸,我时刻准备着把医生推开的姿势 ,又怕自然反应太激烈,吓着医生。

一般医生扒开嘴在里面捣鼓来捣鼓去,口水不能吞咽的时候,我都特别紧张,又怕乱动影响医生工作,又怕自己应激反应不自主的肌肉动作碰到医生的工具划伤自己。

思考的越多,越觉得紧张,越紧张,嘴里越不听使唤,这个时候感觉自己格外尴尬。是不是以后要考虑放松心情就好,真正在嘴里工作了 ,医生反而会非常小心,而且对哪个位置反应大都很熟悉,只要看见嘴里肌肉一动就会让你吐口水。

看完医生,医生的结论是,怀疑被甘蔗划伤了,自己回家等着,看看伤口好了以后还有没有感觉,吃点含片保护嗓子就好了。给开了一盒金嗓子带回来了。

虽然整个济南市中区只有几例感染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但在济南算是感染人数比较多的,从医生的交流中就已经明显感觉出紧张来了。

今天去蛋糕店买蛋糕,提前跟蛋糕店老板在微信打好了招呼,店里开门通知我,我去买个蛋糕。

蛋糕店老板说,等会过去,我去以后,卷帘门开了一半,弯着腰开门,钻进去,买了一块小蛋糕,跟老板聊天,老板说,最近只做老客户的生意,只接预定的单子。

但今天听喜马拉雅播报,全国感染人数都超过非典了,而且市中区在济南感染最多,今天干完预定单也不干了,全国确诊感染都有9000多例了,而且死亡也200多了。

老板表示吓得慌,今天干完也先歇业,先不干了。

我们村不是说已经有人感染吗。

现在整个村据说都不怎么出门了,我哥都已经几天没有去我爸妈家吃饭了,全村保持自我隔离,我问了村里几个人,基本上都是几天没出门了。这次把大家都吓着了。

村里微信群里反应,周围村一听是我们村的就害怕,买的东西都没人去送货了,村里超市也都关门歇业了。

山东算是没有那么严重的城市和地区,而且如果按照全省人口和确诊比例来算,能到百万分之一的概率吗?

按说不应该造成这种恐怖和困惑。

从普通人到医生都是按照如临大敌一样对待,恐惧和心理压力是很大的。最近全国各地都派出了支援团队援助武汉和湖北。山东蔬菜,山东医疗团队,山东的医疗企业,山东的工业企业都不同程度的增援湖北、武汉。

可想而知那些前去增援的人,都必定是抱着一种上战场的心态去的,家国情怀和个人利益得失的考虑肯定都有,但这种精神让我们敬佩,能在这个时候选择去增援的是需要有巨大勇气和大爱的人。

那天我看朋友圈转发的山东增援的医护人员名单和我们的一些现场报道的同事。总觉得他们的一腔热血,我们应该为他们的勇气点赞,却不知道怎么表达。甚至不愿深入的代入去思考他们的抉择时刻。

这种时候 ,其实每个人都可以有拒绝的权利的,他们不管是接到任务还是自愿请战,在出发前都是可以自己选择不去前线的。但都是义无反顾的前往一线进入战斗。

这种勇气,我自问,如果轮到我了,也许我真会做个逃兵。这些选择增援并去前线的人,勇敢,有大爱,去之前是业务骨干,回来以后是经历过一场真正硬仗的骨干。

今天我无意中听到一首吴奇隆的老歌《祝你一路顺风》,非常适合我想表达的心情。

当你踏上月台,从此一人走。
我只能深深的祝福你,我最亲爱的朋友。

祝你一路顺风!

我知道你有千言,你有万语,却不肯说出口。
你知道我好担心,我好难过,却不敢说出口。
当你背上行囊,卸下那份荣耀。
我只能让眼泪留在心底。
面带着微微笑,用力的挥挥手。
祝你一路顺风!

一起为前线加油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