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与痛的一念之间

0

今天没有时间去玩,打算去修手机。其实准确来说,是升级手机,把手机的存储升级为128G,以前的32G没有空间了。

修手机,是找的网友,是在微信群里认识的苹果哥。他说全国各地都有网点,所以找了他在济南的网点,是在华强市场的写字间。去的时候,只有一个人在看店。这个写字间,像是皮包公司的样子,主要是做苹果的维修。

在升级的过程中,跟他聊了一下,问他升级苹果手机内存是在工作室里做还是去下面的市场做?他说也是去下面市场找人给升级,那需要2小时,升级的过程中主要是把手机的内容备份一下,万一有什么问题,不至于手机资料也会丢失。

备份完手机,就去找地方转了一下,打发2个小时的时间,发现周围没什么可去的地方。去了华强的华联超市买点吃的,到麦当劳买点吃的,坐了一会。屋里的空气太封闭,期间,眼睛一直处于不舒服的阶段,过程中,一边走路,一边流泪,视线有些模糊。

升级完以后去拿了手机,然后就叫车回家,附近派车要等10分钟,一般叫车软件叫到车了,就有出租车会到附近。等了一会就决定取消平台收车,坐出租车回家。

最近几次用高德叫车,大部分情况下是北汽约车的接单,比滴滴更贵一些,但车辆看着都比较新。

这两天,来来回回的叫车,有时候想不出,自己应该怎么用取消功能,总觉得都已经派单了,只要不是很着急,还是要等的车过来,不忍心取消,让司机白跑一趟。

现在觉得派的远,就会有空车跑过的时候取消,坐出租车走,毕竟设立了一个取消功能和免费取消,那么就是可以在合理的范围内使用的。如果因为自己不忍心取消,不但自己多花时间等,也让平台觉得取消功能没什么用处。只要合情合理,不故意使用就可以了。没法自己便利,又让司机没有取消,可能自己越来越以自我为中心的使用服务了,更少的去关心自己的行为是否会让司机觉得白跑。自我加戏少一点,在正常使用的时候就少一些心理负担。

最近因为眼睛的事情,开始不断的在闲空里想一些自己给自己加戏的地方,但反而在自己的生活中产生了许多新的原则。以前总是考虑别人感受的地方,更多的开始先考虑自己的感受。这样我突然觉得,才能发挥自我的价值。如果一味的根据别人的喜好去调节自己的行为,那么总是没有时间去做自己的事情。如果因为自己选择先去满足他人,而不满足自己的需求,反而会让自己变得越来越被动和无法从自我贡献的自我感动中走出来。

自己因为自己的付出而感动,却发现没有实现自己人生的最大化,到最后,又把自己没有成功,没有获得自由的原因归到他人身上,却不从自己身上找出原因。自己都不去关心自己利益的最大化,那怎么指望别人关心。别人没有把价值榨干就已经很不错了。

在没有东西可以看的这几天,我开始让自己用语言交流。开始更多的重复了自己以前万万看不起的生活:离开网络,离开手机。离开以后,自己还能干什么?

我一直在试图尝试,比如去听音乐,比如去听英语。这样生活的适应需要几天。我这几天基本就是在睡觉,没有事就睡觉,养足精神,然后在眼睛疼的时候再跟疼痛做斗争。一般都是有周期性的眼睛痒痛,又没法按,只能轻一点揉一下,总是没有办法去消除痒和痛,只能等眼睛自己缓解,过程中只有忍着,用转移注意力的方法,等着疼痛过去。厉害了就想怎么能挠一挠,可根本没有办法。

只有等这一阵过去,过程最没用办法,只能是咬牙等着,再用力揉也没用。明知道会过去,可是痛感只能等,什么方法也没有。自己也不敢开车,生怕开车过程中眼睛变疼,那就会出问题。

眼睛舒服一会心情就会好一会,如果眼睛一直疼,整个人的关注点就是如何挨过疼痛。以前觉得有人生病时间长了,对间接性的疼痛没有反应,是让疼痛自己过去,以前觉得不可思议,现在看来,只要是有明确时间,又没有能力消除的疼痛,只有接受,然后让时间过去,没有任何能够反抗的可能,心里想的就是,这一阵过去就好了,要不能怎么办呢?

以前看过一个视频,是妈妈打自己女儿的,女孩在挨打的时候只是默默忍受,无动于衷,好像自己只是一个没有感觉的人一样。这样的麻木背后是什么样的失落?是没有任何反抗希望的,只是让这一点快点过去是唯一的希望。

对疼痛的可预期,对反抗天效的可预期。好像那段时间不是自己的,而是别人的。在这个时候,只有去寻找一个可以让自己平静接受这样痛苦的理由,要么是自己承受,表现出痛苦的样子,要么与疼痛和解,一切都没有任何可以商量的余地,把身体让渡出去,交给疼痛。交给一个自己熟悉的人。

等疼痛过去了,身体又是自己的了。这才能在自己掌控的时候自己控制身体。对能自己掌控的东西就显得格外重要了,而自己不能掌控的东西变得非常消极,甚至感到没有改变的可能。如果这样的情绪一直持续下去,自己获得的可能是全面的崩溃,然后对生活的意义充满怀疑,人生是为了痛苦而活,还是为了自由而活?痛苦是为了获得更好的生活吗?还是生活只是为了痛苦的救赎?

宗教就在这种人生中产生了。要么去宗教里找到人生的意义,要么在宗教里找到自己的存在意义,要么在宗教的温暖里找到能在痛苦时对抗痛苦时间的救赎。

为什么很多慢性病的人在宗教里找到痛苦时的信仰,因为有些痛苦没法解决,只有通过自己的意志去消磨,没有医生可以帮助,没有药物可以缓解,只能让自己的痛苦多一些存在的意义,才不至于自我崩溃。

因为疼起来,身体真的不是自己的,只有思想是自己的。那么多想些好的,少想痛不欲生的负面想法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