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醒的梦

0

半夜做梦,被自己哭醒,原因是自己眼睛疼。可是眼睛疼得厉害了就要流眼泪,在梦里会找个理由流眼泪,我梦到的剧情是:因为我的眼睛痛到无法正常工作,所以要把很多工作放下,只能干一点简单的物品整理工作,比如擦桌子,打扫卫生,端茶倒水,而自己之前带的产品有个要关闭了。

由我带着项目做了几年,因为公司调整。又加上项目一直没有起色,而且越来越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于是我决定把项目关停,正好自己的眼睛也没法长时间处理电脑和手机的工作。

项目关停的事情进行的很顺利,因为做了几年,时间上也产生了感情,自己没怎么意识到,但好像是在项目关停决定的一段时间里,我对关停这件事比较抵触,所以有些工作上也不积极了,觉得可能是公司对我不重视了,工作也没有什么动力了。

梦里的故事就是这样,没有什么因果关系,突然有一天,公司领导找我谈话,谈话的目的是说,我们知道关停项目你有情绪,但是也不要觉得很失落,从市场层面和运营上来说,你这项目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而且前几年做的也很好,后面是市场有变化,团队没有跟上,所以现在选择关闭也是一种好事,至少不至于一直处于贴钱运行的情况。大家知道你对项目有感情,但是也不能一直停在原地,要适时的进行止损,把精力用在新的项目上吧。

我说,我知道,而且从理智上,我也是支持关停的,只是觉得几年时间都放在这上面了,突然之间关掉了,就好像自己养了个孩子,养大了,发现没什么价值直接杀掉了一样,情绪上有些接受不了。

这一说倒好,把我的感情记忆全打开了,越想越觉得不舍,最后直接哭了起来,不是为了项目哭,而是为自己的青春哭,觉得自己这几年的时间和所做的事情,随着项目的关停,都消失了,什么都没剩下,连个记忆都没有了,整个人开始变得有些伤感。

醒过来之后,情绪久久不能平复,又顺着梦里的内容想了很多其他的事情,关于个人时间和公司时间的问题。

想的第一件事就是自己工作这几年,为公司想的事情太多了,为自己想的事情太少了,有时候总想着要遵守公司立下的规范,也不想为公司的事情多麻烦自己,就跟自己打车叫车一样,叫到车了就不忍心去取消订单,为了不让别人感到难做,然后自己承担额外的时间成本,本身这些成本是共同承担的。

顺着打车就想到自己公司是不报销打车费用的,所以外出要么找车队派车,要么自己选择公共交通,报销的时候还要来回发票,市内公共交通还不报销。

那么我们很多时候为了合规,又为了项目节约时间,大部分是在市内远的地方选择自己开车或者打车,这样费用就自己承担了,而相对做公交车,选择大巴,火车节约的时间,自己也不当回事,只是觉得如果事情办完,那就回公司。

实际上,如果坐公交出行,坐火车出行的时间,很多事一天都解决不了,一天光在路上的时间就要占用一大半,自己选择打车开车节省的时间,公司因为制度要求也没法知道,费用也不报销,以前如果我早一点回来了,还一定要回公司。实际上,既然公司要求公交车,火车的时候,我们选择用开车打车的方式,既然费用不报销,那就等于我们自己用这部分费用节约出了时间,等于节约的时间就是我自己花钱买回来的,公司如果要正常的成本,那就要承担更多的时间成本,这就是合规成本。而我们自己节约的时间完全可以自由支配,不应该有使用的心理压力。毕竟这部分时间是公司本就要付出的,而我用自己的钱给节约出来了,那可以自己支配那一部分节约出的时间,等于自己赎回了一部分卖给公司的时间,这样才能给公司带来正确的正反馈,让公司成本变成正常。

同样的道理,我最近因为项目有些东西买了之后没有发票,也就没有报销,也就节省了很多采购和报销流程的时间,那就等于我用购买这些东西的钱,买了一些自己节约的时间,这些时间也能自由的支配和心安理得的用在自己的事情上。这都是公司本应该有的合规时间成本,而因为过于严格的合规要求,要么是付出合规流程和时间去办理,要么个人出钱节约的方式,把事情办完,然后个人获得一部分合规时间的赎回来,抵消个人成本的平衡,也可以通过合理的合规成本让公司正确计算成本与时间的关系。

现在我开始认真思考自己的时间的消耗了,自己开始想,我的时间是不是用的太多了,给了向自己索要的事情身上了,而给自己重要的事情上又有些少了。

如果因为一些误区和想更好的照顾他人感受和尊重他人时间,是以浪费自己时间为前提的,那就要想一想,是不是有必要呢?

但一份一秒的抠时间又容易走入自己的思维限制区,好像是自己不应该在小时间上一点一点的去抠,还是需要找到一个大的值得投入时间的方向,要不然就如同哭醒我的事情一样。

方向不对,努力白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