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压线,碰不得

半夜被孩子尿尿声给惊醒了,然后睡不着了,脑子里开始活络起来,想了很多关于在线教育和写文章内容的事。

想着写文章的内容,主要是因为有心事,就是昨天的日记没有写,晚上回家吃完饭8点多。然后孩子就要睡觉了。媳妇觉得孩子睡觉的时候卧室开着灯就不能很快的入睡,每次孩子睡觉的时候都让我们也把屋外的灯都关了。

而且我也觉得每次我在家,如果我不过去陪着孩子睡觉,孩子就不想睡觉,总想叫我过去玩一会。

玩的游戏是什么呢?

就是我过去躺下,然后孩子对我说:“爸爸走开,爸爸走开”。

我要走开或者调过头去睡,然后要跟他说再见,他才躺在被窝里开始睡觉。如果我在他睡觉的时候不过来陪着,他就叫:“爸爸、爸爸”,要把我叫过去,然后再跟我说,“爸爸走开,爸爸走开”,我走开,这入睡前的仪式貌似才完整。然后就可以听听妈妈讲的故事睡觉了。

家里地方小,没有单独的书房和多余的卧室。如果客厅灯关掉,那我也就没地方去了,只能去床上躺着。

媳妇每次睡觉前不喜欢我在床上玩手机,说是手机屏幕太亮,她睡不着。我关了手机,也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如果晚上睡的早,那半夜醒来经常就睡不着,睡不着就迷迷糊糊想点什么事情。

如果晚上睡觉早,很多事情就做不完。比如每天写日记,现在如果每天不写写日记,总觉的是个事。就在想是不是自己不够坚持,不够有毅力,自己每天大把的时间为什么不能把一个日记写好。

觉得写日记是个催促自己思考一天生活有哪些收获的过程,如果一天不写,就觉得自己一天没有进步。时间的焦虑就很长。

所以昨晚上半夜醒来就开始心事写日记的事。想想自己这一天都做了写什么事情,有哪些收获和经历是适合卸载日记里的。一天迟迟没写日记,是不是因为自己没有什么素材可以写的问题呢?

其实昨晚睡觉前还有个事值得记录一下,可是具体细节不适合公开出来。

北京的网信办的小姑娘给我打电话,我没接。我一看是个北京的陌生号,也没标记推销电话,抓紧给回过去了。

小姑娘说你是XXXX网的xxx吗?

我说是。

小姑娘说我是小格格,北京网信办的。在QQ上给你发消息了,你没回复。有条稿子需要删除。抓紧处理下,处理完给我个回复。

北京网信办之前就给我打过一个电话,上一次是因为领导人的稿子里照片的问题。

我一听网信办的,那要格外重视,要立刻处理一下,打开电脑处理完。而且处理完要求的稿子还不行,自己要自查,相关的稿子也要处理一下。

要处理的稿子是跟广州基因编辑婴儿事件的评论有关的,广州刚发布了《广东初步查明"基因编辑婴儿事件"》,结合北京网信办的那是不是代表这个声明基本是落实了。广东声明我也单独看了一下,还是挺震惊的,发到微信群里也没人跟我讨论,所以要抓紧处理一下。

关于这些事情,有些媒体就会解读,但是解读的有错误,那就需要介入处理,这个都是写作和媒体的报道的高压线,碰不得,如果碰到的,下线稿子都是轻微的。

最近搜狐新闻就被北京网信办责令暂停了一周新闻更新。去年头条系的内涵段子app被责令关停,据说也是因为碰到高压线。

需要我撤稿的网站只是一个测试站,前几年是为了测试项目而搭建的采集站,采集的都是权威新闻源网站的内容,理论上没什么大事不会后处理稿子。自从百度搜索算法调整以后,整个网站基本是就没有什么流量了,但在一段时间里一直有一些直接访问的请求,就是完全自己打开了我这个网站看新闻,我一直疑惑这些流量的来源。结合昨天网信办的电话,我怀疑这些流量都来网信办懂懂的舆情分析系统,舆情系统主要用于追踪相应新闻的传播路径,以及检测相关的舆论热度的。

我这个网站还有个不错的内容发布系统,前段时间还想关掉这个网站,但没抽出空来弄,总觉得服务器放着也是放着,跑着个网站也当做一段项目的纪念。有段时间把自己练手的项目网站关了几个,只留下一些有纪念意义的网站可以访问,但也不维护了,就这样当做一个互联网的存档。

在没关闭这些网站以前,总觉得这些网站没法放手,因为总想着改一下这里,改一下那里。但真正放下了直接关闭了,发现开着的这些即便是不怎么管理,依然不会有什么问题。以前把网站改来改去,好像做的都是无用功。这些网站修改的结果可能都是证明这些改动对产品提升没有很大的帮助。

反而因为这些心血来潮做的实验项目占用了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我偶尔问自己,因为这些网站项目获得了那些收获呢?现在好像还是说不清楚,更多的像是给自己的空余时间带来一些事情可做,具体有什么收获,还需要再沉淀一下。

半夜睡不着,除了想想一天的事情。考虑没有写日记的焦虑,诱发出来更多写作的素材,好像每天都有新的事情发生,只是很长时间以来自己都没有觉察。

半夜再想想,迷迷糊糊的想到了很多可以作为写作素材的事情,稍微写一下就能写些日子。

是很多在明面上不能说的一些潜规则,十几年以前的事情,完全可以说出来了,而且时代也已经有所变化,在以前看来是高压线的事情,现在看就可以当做故事素材和有趣的故事来写,完全不存在可不可以写的问题。包括对别人描述的事情的真实性,经过很多的相同故事的证实,以前自己不知道的事情。想来对现在的自己都有一些启发意义,把这些故事给自己带来的启发写出来,也算是对自己的思路的梳理和记录。

然后顺着思路又在想,以前为什么自己没有觉得这些故事是可以记录的素材?以前觉得这些事只可以私下知道,但不能当众说出来的。以前总想着是要做个体面人,什么事情都是明面上一套,私下里又是一套。不是有句话说,不要看一个人说什么,而是要看一个人做什么。就是这个意思。

以前计划生育只允许一对夫妻生一个孩子,很多人都要违反计划生育去超生,那就是会形成一种潜规则,自己周围谁有偷着超生的,大家都是相互知道也不说,即便是搞计划生育的很多也不会去干涉,乡里乡亲的如果查了就是记上仇了,只要不是被上面施压也基本不查。

但是一旦周围有人看不惯超生的那家的,就要去妇女主任家里或者镇里举报,一举报就必须查了,而且基本上有人超生,偷着怀孕,基本上都是有人会去举报。除非超生的保密工作做得足够好,直到孩子生下来别人才知道的,这样就只能交罚款就能上户口了,但是男的要去结扎,把输精管给扎住。

但如果超生的还没生下来就被举报,那很很多真的就跟莫言的小说《蛙》里写的一样,拉着去打胎,结扎。因为这些事就会形成很多村庄里的世仇。

现在国家又逐渐放开三胎了,媳妇说这明显就是生育率越来越低了,城里人都不愿意生了,开放三胎就是让农村人使劲生,但农村里也越来越多人不愿意多生孩子。

思想也逐渐跟国际化接轨了,总觉得生了反会养不好,没法给他们提升阶层。

昨天媳妇还跟问孩子:妈妈给你生个小宝宝你要不要?

孩子说:不要。

媳妇问:那给你生个什么呀?

孩子答:小猪佩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