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粒沙子的故事

我是一粒沙子,是正统的海沙,前几天刚与我的伙伴一起从海水漂浮到沙滩。

现在身上开始暖和起来,阳光晒在我身上,温度适宜。晒过一会就会有些过热,然后我就挪挪脚换到其他沙子下面去。

在我周围包裹了无数的沙子伙伴,但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跟我一样能够思考。我每次发出声音都没有沙子回答我,但我能听的懂人类的语言。

实际上我也只能听懂一部分人的语言,沙滩上会有来自不同世界和国家的人,语言也各种各样,有很多语言我是听不懂的。

我能听懂的也只有中文的普通话,中国据说有太多方言了,我大部分都听不懂。我能听懂的语言就说到这里。具体我是如何听懂人类语言的我也不太明白,也许是天生,也许是在沙滩上呆久了,反正在我产生思想并能思考开始,我就能听得懂人类的语言了。

从那些人类医生的聊天里,我知道能产生听力是需要听觉系统的。但我应该没有这套听觉系统,但我还是听到了人类的语言,没法解释。

我思考的内容有很多是来自人类的聊天,但我有更多的视角,因为我是一个旁观者,经常跟着一个人在沙滩上走一大段路,有时候能一直跟一个人走一天。

我有时候听说我们沙子有个很高贵的分类,组成了人类最重要的计算机用的硅的原材料。所以我觉得我也许是硅的原材料的一种。我记得有一次有人谈论过计算机组成的人工智能是否可以脱离人类的统治,并对人类造成威胁,我认为如果是像我一样有思想的沙子足够多的被制造为计算机,那也许我们沙子可以通过计算机控制人类。

但我现在根本不觉得控制人类多有趣,我还是喜欢做一个自由自在的沙子,随波逐流,晒着太阳,吹着海风,听着海浪给我讲故事。

也许你们又觉得奇怪,为什么海浪还可以给我讲故事?也许没什么奇怪的,毕竟沙子都能有思考听懂人话了,人类不是经常强调要突破思维惯性,敢于想象和面对未知世界。不管你信不信,我都能听到海浪给我讲的故事的,说说海浪都给我讲什么故事吧。

人类的话说海水是来自五湖四海的,但大部分时间的咆哮都是海水撞击后的喊疼。风平浪静的时候海水才会给所有的海底世界广播故事,所有有时候故事听的断断续续,因为来了海浪,故事就听不太清楚了。

我刚才说了海水讲的故事其实是通过海水进行广播,所以这些故事并不是对我一个沙子讲的,而是对海底动植物讲的。

发自我的iPhon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